结果一:No!

库克会是第二个鲍尔默吗?不,苹果只是需要一个纳德拉

今天的主角不是乔布斯和比尔盖茨,而是他们的继承者:库克和鲍尔默以及纳德拉。

库克会是第二个鲍尔默吗?不,苹果只是需要一个纳德拉 1

库克会是第二个鲍尔默吗?两种讨论结果 - 敏捷大拇指 - 库克会是第二个鲍尔默吗?不,苹果只是需要一个纳德拉 1


微软和苹果这两家公司之间的竞争,从乔布斯、比尔盖茨时代就已经开始。

1985年,乔布斯从苹果辞职时说了这样一句话:如果微软在与苹果的竞争中获胜了,那么计算机将迎来一个黑暗的 20 年。

然而,乔布斯口中黑暗的20年,却是微软鼎盛的20年,事实上到了 80 年代后期,微软在 PC 领域就已经变得不可阻挡了,这也成就了微软在PC时代的霸主地位,甚至到了21世纪,微软依然是一个绝对主导者。

然而风水轮流转,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苹果在乔布斯的带领下实现快速超车,微软则在移动领域中不“移动”而掉队,失去了移动互联网美好的十年。

如果从两家科技巨头的发家史来看,乔布斯和比尔盖茨作为两家公司的创始人,关系甚是微妙,时常游走在敌人、盟友,甚至相爱相杀的朋友之间。乔布斯前期低估了盖茨的Windows,盖茨也没想到乔布斯能够在移动时代如此快速的碾压微软。

微软和苹果,完全可以称得上是PC和移动时代的集大成者,盖茨和乔布斯作为亲历者和见证者,他们的人生跨越了整整两个时代,虽然二人最终以不同的方式谢幕,但是都实现了个人和公司的传奇。

不过,今天的主角并不是乔布斯和比尔盖茨,而是他们的继承者:库克和鲍尔默。




1、库克不会成为第二个鲍尔默

鲍尔默、库克,这两个科技巨头的二代,都是创始人钦定的继承者。2008年,盖茨彻底离开微软之后,鲍尔默才真正全面掌权微软(事实上,2000年1月开始,就意味着微软已经进入鲍尔默时代了),而库克则是在2011年乔布斯过世后才执掌苹果。

虽然两者上位时间也就相隔三年,但如果从现在回望这三年,鲍尔默和库克的在职经历和遭遇的挑战基本上已经注定。

鲍尔默上位时,微软依然沉浸在PC时代的胜利中,并未意识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曙光已经到来。就在鲍尔默全面执掌微软一年之后,2009年6月苹果发布了iPhone 3GS,这个相对成熟的移动设备瞬间燃爆了整个移动互联网,甚至颠覆了以往的手机产业。2010年1月,苹果再次推出iPad,同时发布了苹果历史上最经典的手机产品iPhone 4。

从此,苹果搭上移动互联网的快车,一度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2012年创下6235亿美元的市值记录,截至2014年6月,苹果公司已经连续三年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而鲍尔默执掌时的微软,也并不是说微软衰落了,它甚至实现了比盖茨在位时更高的成就,从财务数字上看,鲍尔默在任期间,年营收增长四倍,年利润甚至增长了十倍。

但是抛开微软傲人的财政表现,鲍尔默在对21世纪最重要的5项科技趋势的理解和执行均以失败告终:

  • 1、搜索领域,不敌谷歌;
  • 2、智能手机领域,不敌苹果;
  • 3、移动操作系统领域,不敌谷歌和苹果;
  • 4、媒体领域,不敌苹果/Netflix;
  • 5、云服务领域,不敌亚马逊。


是的,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靠操作系统发家的公司,最终却败在了操作系统上。微软在20世纪以超过95%占有率一统电脑操作系统(几乎占领所有桌面)江湖的时代结束了。进入21世纪的前15年,20亿台智能手机被发售,而这其中微软的移动操作系统仅占1%。

就连鲍尔默后来回忆时,承认最大的失误就是未能从软件过渡到硬件,没有及时将软硬件合二为一。事实上,鲍尔默也曾为此做了努力,他甚至相信微软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斥资72亿美元收购的诺基亚移动电话业务,就是为其硬件实力增添重要的筹码。

但是,无论是Surface平板还是Windows手机,鲍尔默的行动都太慢了,甚至有些过时。于是他决定退休,寄望于下一任CEO能够整顿公司,带领它更快速地行动。

“也许我是旧时代的象征,我得罢手去做别的事……不管我有多热爱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工作,对微软来说,进入新时代最好的方法还是引入新领导者加速变革”,鲍尔默卸任微软CEO时如此说道。

而如今苹果面临的困境是,太依赖于硬件了(iPhone占据了总营收的63%),并没有及时跟上软件服务、人工智能,甚至无人驾驶的大潮。

可以说,库克带领的苹果如今面临的是与鲍尔默时代微软同样的困境,但你能说库克就是第二个鲍尔默,甚至在步鲍尔默的后尘?不,现在的苹果更需要一个纳德拉,而库克完全有机会“变身”纳德拉,因为从目前来看,苹果的高管团队中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库克做的更好。

另外,一个很容易理解的常识:明知道对手当年是如何败给自己,你还会走对手的老路吗?明显不会,库克对此必定也深以为然。

如果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虽然新出的财报显示硬件业务营收均有下滑,但苹果已经实现了前所未有的高营收,在库克的带领下走向一个乔布斯时代都未曾达到的高度,这不仅仅是呈现的高市值。

用魏武挥老师的话说:

“要求库克做一个全新的颠覆式产品,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必要。他的那种保守符合时代需要,只是,苹果就再也不是一个让人惊艳的公司,虽然有点可惜,但这是符合商业规律的”。

事实上,一直被认为活在乔布斯阴影下的库克,早就不在想着乔布斯会怎么做,而是坚持做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情。比如,他会多次来访中国,在中国设立工厂甚至研发中心,与政府打交道,甚至拿出10亿美金投资滴滴。

与乔布斯相比,库克同时是一名有条不紊、高效的CEO。乔布斯对数据并不敏感,库克却要求了解非常精确的项目预算和盈利数据,乔布斯倾向于员工的独立性,库克则更加注重团队合作。同时,库克对投资者也更加关注,并始终对他们保持着更高的透明度。

从以上角度来看,库克铁定不会成为第二个鲍尔默,与聚焦现有业务的鲍尔默相比,库克要开放的多,为苹果开启了不少新的探索和尝试。




2、为什么库克需要学习纳德拉?

那么为什么说,库克要学习纳德拉,甚至“变身”纳德拉?这就要从微软的转型说起。

2014年2月,纳德拉被任命为微软CEO,这意味着鲍尔默时代结束,微软转型正式开始。与鲍尔默墨守成规不同,纳德拉不仅精于整合旧产品,还擅长进入新领域。刚就任微软CEO的前几个月,就针对拖油瓶诺基亚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员,以减少人员和运营开支。

与此同时,纳德拉了推出针对iPad平台的Office软件套装,宣布将不再对智能手机和小尺寸平板电脑收取Windows软件授权费用,提出了“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战略,大力投资云计算。

随后,2015年9月,纳德拉将公司原有5个业务部门调整为3个:生产力与业务流程部门对应Office业务,智能云部门对应Windows Server和其他基础设施产品,更多个人计算业务部门对应原Windows OEM业务。

今年6月,纳德拉更是带领微软以262亿美元收购职业社交网站领英,创下公司史上最大收购交易,这笔交易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这笔交易使得微软掌控了领英持有的海量客户群和大数据。

库克会是第二个鲍尔默吗?不,苹果只是需要一个纳德拉 2

库克会是第二个鲍尔默吗?两种讨论结果 - 敏捷大拇指 - 库克会是第二个鲍尔默吗?不,苹果只是需要一个纳德拉 2

在纳德拉的带领下,微软的转型大业卓有成效。

纳德拉大刀阔斧的改革卓有成效。根据前两日微软发布的最新一季2017Q1财报,当季生产力与商务业务营收66.58亿美元,同比去年增长6%,其中Office产品和云服务总营收同比增长5%,Office 365商业营收同比增长51%,Office消费者产品和云服务营收同比增长8%,Dynamics产品和云服务营收同比增长11%,鉴于其云业务连续多季的强劲表现,微软股价盘中创下17年来历史新高。

得益于较好的财报表现,国外媒体纷纷表示微软转型已卓见成效,而这距离纳德拉上台才两年时间。

与微软相比,苹果显然没有到大刀阔斧改革的境地,库克也不会这么做,毕竟硬件产品仍然持续不断的为苹果输送现金流。但是,库克是时候像纳德拉对待微软那样,为苹果另辟一个全新的市场了。

服务业务会是苹果下一个方向?事实上,苹果这两年在服务业务层面的表现还真不错,苹果高管也曾多次表示苹果即将在服务市场发力,在新发布的苹果2016财年第四财季财报,数据就显示苹果公司旗下服务业务营收增长24%再度创下历史纪录,这项业务上一季度同比实现了19%的增幅,同时App Store的营收在全球市场比Google Play甚至多了90%。

虽然当下看来,这样的营收在苹果整体营收中显得很微不足道,但是一个公认的事实是,包括企业级在内的服务市场虽然不如消费级领域那般闪耀夺目,但是却承载了整个业界四分之三的营收来源。这也是为何亚马逊、微软、谷歌等巨头都在大力布局企业服务的原因所在,而这恰恰也是苹果下一个机会点。

为了迎合智能助手的趋势,苹果推出的Siri虽然备受诟病,但是它能够承载的内容不可小觑,最近苹果还在MacOS Sierra上增加了Siri,让Mac用户也能使用语音助手。虽然Siri开源只有短短几周,但是已经看到了很好的势头,开发者纷纷使用Siri和语音接口,提高了Siri的用户活跃程度,Siri未来将是一个关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故事,相信到那时,苹果用户“多动口不动手”的时代就真的来了。

事实上,Siri还有可能被用在苹果研发的无人驾驶系统中,这个无人驾驶系统还包含一个AR抬头显示器,集成了可以用Siri控制的应用。近日彭博社更是报道称,苹果已经从黑莓的QNX项目挖走很多工程师,用于研究无人驾驶。

另外,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掉队的微软为何多年依然坚持做手机,一个关键因素就是伴随着PC市场的衰落,微软在移动市场缺乏入口和场景,导致微软空有系统和技术,却无法触及用户。这方面对于苹果来说可是得心应手,库克也是擅长软硬件整合的高手,观察一下你身边现在有多少人在使用苹果的产品吧。

微软是在互联网中“迷失”,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库克不会让苹果在硬件的狂欢中迷失了,他更不会让苹果重蹈鲍尔默掌权微软时的“衰落”。如今,库克只需要一个更开放的态度,以及对产品的追逐,大象再起舞并不是一件难事,至少IBM、微软的例子在某种程度上已经验证了。




作者:宋长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