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十年,把六间房卖了26亿的刘岩说:创业是野蛮者的游戏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查看查看134 回复回复1 收藏收藏 分享淘帖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微信
查看: 134|回复: 1
收起左侧

创业十年,把六间房卖了26亿的刘岩说:创业是野蛮者的游戏

[复制链接]
我叫床 发表于 2016-10-27 08: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快来登录
获取优质的苹果资讯内容
收藏热门的iOS等技术干货
拷贝下载Swift Demo源代码
订阅梳理好了的知识点专辑

投行的经历告诉刘岩,追逐利润就是生意人的事业。他觉得自己是一个生意人,好公司和好人不一定是能给你赚钱的公司和人。


十年之后,刘岩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回忆起自己视频网站、秀场、直播的创业,用“野蛮者的游戏”来形容这些经历。他创立的六间房从最早的包括优酷在内的视频网站的领导者,到金融危机濒临倒闭,被迫转型秀场,推出石榴直播,26亿巨额“出售”,再到现在每月数亿的营收。十年的经历,就是一部中国互联网视频流媒体兴衰起伏的最好写照。

创业十年,把六间房卖了26亿的刘岩说:创业是野蛮者的游戏

创业十年,把六间房卖了26亿的刘岩说:创业是野蛮者的游戏 - 敏捷大拇指 - 创业十年,把六间房卖了26亿的刘岩说:创业是野蛮者的游戏





1、未来,做网红比开网店容易

北大毕业后,刘岩进了投行,他和当时的老板冯波(现任联创策源创始合伙人),把亚信和新浪做上了市。这期间曾有个叫戴维的美国人过来实习,给他们做助理,再后来他去了一家南非公司(MIH)做投资,投了一家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名字叫腾讯。

摸爬滚打一圈后,2006年开始做六间房,对标YouTube,他感觉“视频要火”。靠着《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等短视频,一度成了中国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很快这个领域就成了资本扎堆的行业,优酷、土豆、酷六等竞争对手你追我赶。那时的中国互联网,都是学习美国好榜样。拿钱、烧钱、再拿钱、烧出更大的规模,直到熬死其它对手,成为“中国版的XXX”。即使到现在,这种互联网创业的模式也变化不大,只是提到美国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一切看起来都是这么美好和顺其自然,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来了。在优酷融完一大笔钱后,刘岩刚准备开始公司下一轮融资,砰!大门关上了,一切毫无预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目送着那些曾经和他不分伯仲的同行们越走越远,自己带着团队在突围中寻求出路。

账面上剩下了200万美金,但最多时一个月带宽花费就要400万美金。不可避免的裁员,裁撤业务,从250人到60人,剩下的人薪水减半,没有三险一金,黑暗中等待黎明。为了熬过去,他不得不要求他的伙伴们,既要节省带宽,同时又不能损失流量,不然广告就没法低成本变现,“做不到!”面对技术人员的回复,刘岩大发雷霆,“操,必须做到,没有为什么。”后来,真的做到了,六间房首创了很多国内视频网站的缓存技术,当时负责相关技术的同事刚走回座位,就晕倒了。“不疯魔,不成活。”后来刘岩一度想把这句话写到办公室最粗的一根柱子上。

最困难的时期,公司欠着服务商数百万美金的费用,讨债的人就像过江之鲫穿梭不息。有朋友建议他带着账面上的钱躲躲。但他还是每天出现在办公室,任何人都可以找到他,从不关机。要钱,没有,但随叫随到,承诺一定还钱,后来他做到了,还清了每一分钱。当时六间房最大的债主、CDN服务提供商、后来在美国上市的蓝汛COO许四清,对刘岩后来的投资人涂鸿川说:你一定要投资他,绝对能成大事。

有了这样的经历,对金钱有着更加深刻的理解,健康的现金流一直是他的标准。在大多数视频网站、直播疯狂烧钱的时候,他做到了现在每月数亿的收入。当六间房转型做秀场模式后不久的一天,有个土豪一次性刷了700架飞机,价值七万元人民币的礼物,当时整个屏幕都被糊死了,那天成了他们的节日。一个月后,已经创业四年的公司终于可以用盈利的钱发工资了,那天很多人都哭了。

正当整个公司发展的如火如荼的时候,他突然出人意料的选择了将完全可以独立上市的公司,重组“卖”给了A股上市公司宋城演艺,这次著名的收购,最终以26亿的高价成交,加上消息披露后连续七个涨停板的效应,这个交易影响的市场价值或许过百亿。在他选择A股之后,越来越多的美股公司开始选择退市,回归A股,其中不乏360、乐逗、陌陌等明星公司。

百度百科显示,粉丝经济这个概念,就是刘岩提出来的。他预言未来会有1000万网红。“做网红比在淘宝店开个店容易。”现在直播大火,创业者和资本扎堆,六间房的手机端也改名石榴直播。但是他在几年前就已经布局,秀场经验让他对用户理解的更加深刻。

现在直播平台都拼命的花重金去抢明星,石榴直播却反其道而行之,重心放在素人直播,在他看来,明星拯救不了直播,他们不会自降身价、长期稳定在直播平台,明星直播是伪命题,这不是他们的舞台。因此他提出要走群众的路线,让那些有梦想的年轻人都有机会红,甚至提出明星来了也不欢迎,他的逻辑是明星已经占有了这个社会太多关注太多资源,就不要和老百姓再来直播站抢资源了。




2、追逐利润就是生意人的事业

在六间房负责投资、刘岩多年的合作伙伴杨小龙看来,刘岩是一个典型的中国“道”“和”文化的代表:性格内敛,但观点犀利。周鸿祎、冯波这些人,都是很有性格、有想法的大佬,一般人根本没法交流,可是他却把这两者处理得如鱼得水。

他的好友、六间房的投资人、沸点资本创始人涂鸿川看来,和刘岩一样,很多创业者都有着共性,他投资过的周鸿祎、齐向东、好友江南春,这些国内屈指可数的大佬,财富自由、不断求新、挑战极限,但对于自身物质方面大多很淡薄。“你看周鸿祎,什么时候买过一身名牌,他们享受的是创造本身。”

六间房“卖”给上市公司宋城演艺后,身价暴涨,财富自由。但他穿的鞋,是岳母从早市买来的片儿鞋,10块钱一双。不是装逼,就是图自己舒服。朋友圈的小年轻都在炫耀iPhone7拍照功能,他的iPhone5都已经有些掉漆。他觉得财富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变化。不过,他也有自己的一个愿望:“希望有闲的时候能在国外买个球场。”

但是,刘岩并不觉得财富没有意义。相反,意义重大。这也是他将盈利的六间房重组“卖”给宋城的原因。在谈判桌上,宋城董事长黄巧灵不理解:六间房数据这么好,收入这么高,你们又是这么有抱负的精英,为啥要合并给我?为什么不单独上市?你们也没啥了不起,增长率也没比我这传统行业高多少?一口气说了一个多小时,语气毫不客气。包括财务顾问摩根斯坦利在内的人都如坐针毡,“这事绝对黄了。”

但刘岩没有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