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摩是我的校友,长得虽平淡,但胜在个子高,还有一身油光水滑的腱子肉。

我们认识在毕业后,正是最爱玩的年纪,一伙人没事儿就组个局。

阿摩逢局必到,时不时会带不同类型的漂亮姑娘来,姑娘们通常只有一次的曝光率。

我们戏称他“百人斩”,他总是笑而不语。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1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 敏捷大拇指 -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1


有次,他哥们儿肥肥喝高了,面对我们高昂的八卦兴致,将他出卖了个干干净净。

阿摩大二时还是纯情小处男一枚,每天除了撸啊撸就是“撸啊撸”。

但他摄影玩得不错,时不时会接到兼职外拍的活,终于在某次活动后,栽在了一个大姐姐的修长美腿下。

大姐姐是活动外联,已经工作两年。

据肥肥形容,她及腰长直发,大红魅惑唇,身着简单大气的紧身束腰小黑裙,说话细言软语,走路香风阵阵。

阿摩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样的万种风情,当时就看呆了。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2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 敏捷大拇指 -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2


肥肥说,有次大姐姐仰着头给阿摩拍去肩膀上的灰,红唇离阿摩的下巴只有几公分,阿摩当时就恨不得狠狠亲下去。

外拍持续了一星期,结束后团队在一起喝了散伙酒,喝到凌晨。

阿摩去了大姐姐香闺“单独聊照片”,就此终结了处男之身。

第二天,他春风满面的回来,宣称自己恋爱了。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3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 敏捷大拇指 -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3


阿摩认为的恋爱是两个人会常常在一起,彼此生活开始有交集。

可大姐姐好像变了一个人。准确地说,是阿摩眼里的大姐姐变了一个人。

接电话回短信都非常礼貌疏离。

约她见面,她说:“太忙了没时间。”

问她怎么了,她说:“你想多了。”

阿摩不明白“想多了”是什么意思,便跑去她公司找她。

她很诧异:“上次照片的尾款不是结清了吗?”

阿摩说:“谁跟你要钱了,我来谈我俩的事。”

于是,她把阿摩带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厅,开门见山地说:“没什么谈的,到此为止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懂的。”

“我不懂!我们都……那样了,我把你当女朋友不对吗?”

大姐姐闻言,曼妙地走过来坐到他沙发扶手上,身子微侧,一边轻轻抚摸他的脸,一边皱起了眉头:“我们只是玩玩嘛,大家图个开心而已,你也算不上吃亏吧。”

“可我不是玩,我喜欢你,我特么想跟你在一起!”阿摩几乎是吼出来的。

咖啡厅里人人侧目,她赶紧拉着他出来,甩开手叫他回去,他又扑过去搂她,她便不住地挣扎。

不知不觉,两人拉扯到快捷酒店的大床上。

这次激情后,她对阿摩说:“玩得起,我们还可以保持这种关系,我是不可能和任何人谈恋爱的。”

阿摩不假思索地回道:“我肯定没问题,玩就玩嘛,随你。”

他已经明白,自己必须假装玩得起,才有机会和她靠近。

可每次“玩完”之后,他都想告诉她,自己是真的想和她“玩”一辈子,却开不了口。

她太坦诚,她说自己不止和阿摩“玩”,还有其他“玩伴”。

他对她无能为力,明知这若即若离的诱惑是剧毒,却依然含笑,且决绝地饮下这砒霜。

她轻轻一招手,他就像一只漂泊的鸟儿,飞过八千里路云和月后,急切归巢般抖擞而往。

又像采摘彼岸花的魂灵,在反反复复中,再难自拔;唯有沉溺,沉溺到忘记天地间处处繁华。

玩了两年后,收到她的告别信息:“我遇见了一个人,我想和他结婚,我们以后不必再见了。”

阿摩回复:“好的,祝你幸福。”

可肥肥明明看到他在发送之前,对话框里输入的是:“我爱你,我不想离开你啊。”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4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 敏捷大拇指 -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4


拉斯曾在《情人》里写“爱情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颓败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阿摩也有过这样的一个英雄梦想。

因为不死的欲望,所以勇敢追逐,然后逞强。

打着玩得起的幌子逗留在她身边,用不以为然和无所谓的态度为她飞蛾扑火。

她是毒酒,春梦里的温柔给了阿摩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她也是解药,一晌贪欢后是短暂的拥有、陪伴和满足。

却无人知晓,曾经那颗天真无邪去供奉爱情的心已被戳满了孔洞,化作难以启齿的暗伤。

所以,阿摩最终变成了大姐姐一样,身边有了许多“玩伴”,成为大家眼中的“百人斩”,

在灯红酒绿中放纵,男生咬牙切齿羡慕嫉妒恨,女生小心翼翼,仰之弥高。

纵使如此,两个人谁也不能怪。

你或许想问为什么?

没那么多为什么,玩玩而已。

不拖泥带水,不奢望太多,更不能要求承诺。

谁走了心,就要承受随之而来的一切副作用。

比如,从此爱无能,失去柔软而饱满的喜悦和疼痛。

比如,以伤害其他无辜之人来填补空虚。

只要你赤膊上阵,就默认了遵守规则。

不管你是纯白如纸,不谙世事,还是阅历斑斓,经验老成,都没有公平可言。

即使实力悬殊也求不来偏袒。

一个想睡一阵子,一个想睡一辈子;一个打发寂寞,一个爱而不得,且赔上一群人的悲哀。

这些情缘,注定是孽缘。

像在《青蛇》里,小青挑逗起了法海的欲,却没能勾动他的情,所以法海要一次次地将她镇压入法器,还要降伏她的姐姐白素贞。

最终,水漫金山,生灵涂炭。

谁先走心,谁就一败涂地?

谁不动心,谁就稳操胜券?

这是场情欲的博弈,是阿摩一个人的翻江倒海,却并非两人的爱情。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5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 敏捷大拇指 - 一个秋色温暖的故事:她可以和我上床,却不愿和我恋爱 5


但这世间,到底也不会有多少人愿意这样短暂地“玩”上一场,我们最终都会选择那个愿意和你“玩”一辈子的人,过安稳静谧的生活。

以爱为名结合,以责任为牵绊,彼此相濡以沫。

所有懵懂和轻狂,都会被岁月淹没,悄无声息。

所有的血迹和伤痕,也终会在皮肤上平复,光滑如初。

阿摩三年后结了婚,走的是传统老套的相亲路子,娶的是宜家宜室的公务员。

婚宴上,他走过玫瑰铺就的水晶桥,掀起新娘的头纱,新娘笑靥如花。

他们在漫天花舞中郑重宣誓,交换戒指,深深拥吻,表演着一幕最圆满的幸福。

而我们永远也不会再提起,前两天的单身告别趴上,玩真心话大冒险的事情。

肥肥问他:“爱不爱你老婆。”

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淡淡地说:“我累了,不想再玩了。”

肥肥不放过他:“你老婆为什么笑起来时,跟那个谁好像啊,哈哈哈。”

他默默地灌了半扎啤酒,并接受惩罚,跳了段脱衣舞。

最后,他成功的喝瘫在沙发上。

醉到不省人事时,他一直喃喃地喊着“薇薇”。

薇薇是大姐姐的名字。  




作者:蜜思喵,个人公众号:蜜思喵 影视编导系毕业,文学学士,专栏作者。什么套路都懂的,愿与你一起见招拆招,想撩就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