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和曹云金师徒反目,一时间“火燎”微博,曹云金9月5日下午1点发的一条微博长文《是时候,也该做个了结了》。截至9月6日上午10点,已经获得转发20多万次,阅读量5638万+。而此前,曹云金的微博被转发量大多在几十到几百之间。

跟徒弟曹云金反目的郭德纲,攥着一把五花八门的生意经 1

跟徒弟曹云金反目的郭德纲,攥着一把五花八门的生意经 - 敏捷大拇指 - 跟徒弟曹云金反目的郭德纲,攥着一把五花八门的生意经 1


作为吃瓜群众的一员,无法得知也无从评述郭德纲和他的徒弟们之间的恩怨情仇,估计也就只有他们自己门儿清了。但六神磊磊在《表忠心和衷心婊》里的一段话道出了师徒反目的利害关系:

“一上来太把自己当爹,或者太把自己当儿子的,往往弄不好。设定太高,就容易失落,理想状态下的温存,经不住尘世风吹雨浇。”


一切都是因为钱。这和我们坐在办公室里,员工和老板的关系没有本质的不同。

如果你仔细看了曹云金那6000多字的长微博,你就知道,曹云金起初拿着母亲辛苦挣来的钱每年交给郭德纲小1万学费、每个月还要交500饭费、500生活费(那可是2002、2003年,1万块钱比现在值钱),是因为钱;因为“没来得及给我交饭钱,你便把我从家里赶出去,我足足在公园的长椅上睡了一个星期”,是因为钱;“零八年天津开分社,演出费低,没人愿意去演,我带队开专场,一场卖出十几万票房,我就拿着500块演出费,过路过桥费还是一律自付,不管吃不管住”,也是因为钱……

在曹云金眼里,“我在你(郭德纲)那,连合作都谈不上,就是一个雇佣关系,为什么我演了戏,付出时间、付出了劳动,连养活自己的工资都没有呢?平心而论,没有收入,我真不知道靠什么活。”你看,还是因为钱。

谈钱伤感情,谈钱就要离不开商业。

远在2010年,就有以《郭德纲:我只会说相声,不会做生意》为题的报道。

跟徒弟曹云金反目的郭德纲,攥着一把五花八门的生意经 2

跟徒弟曹云金反目的郭德纲,攥着一把五花八门的生意经 - 敏捷大拇指 - 跟徒弟曹云金反目的郭德纲,攥着一把五花八门的生意经 2


今年4月,在接受《财经》杂志记者宋玮采访时,郭德纲仍然谦虚地这么评价自己:“入佛门六根不净,进商界狼性不足”,“我能体会做艺人的快乐,我体会不到做商人的快乐。我对钱一点都不渴望,因为我骨子里对它不在意。”

被问到德云社不停有人出走,是不是个商业化动作不足有关系?郭德纲回答道:

“你告诉我走了几个人?德云社到今天第20年,我们的演员将近400人,这种不正常出走的有3个人,这难道不是一家很成功的公司?还要怎样呢?而且你说出走的人捆在一起有岳云鹏红吗?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一个月捧出一个岳云鹏来,说相声的要想红,在我手里我可以给你推算到准确的日期,你明年7月15号左右能红,我说你什么时候红你就什么时候红。”


这底气!这霸气!

跟徒弟曹云金反目的郭德纲,攥着一把五花八门的生意经 3

跟徒弟曹云金反目的郭德纲,攥着一把五花八门的生意经 - 敏捷大拇指 - 跟徒弟曹云金反目的郭德纲,攥着一把五花八门的生意经 3


谈对徒弟、对员工外出赚钱,郭德纲描述的却是另一番和平盛世的景象:

“我和我的员工开会时就说,谁愿意干就跟着干,不愿意干就走。包括小岳岳红成这样了我也没觉得怎么着。他出去拍戏回来问我:师傅,人家其他演员的公司都扣很多钱,咱们怎么没扣?很多公司和演员分账,三七分、二八分,但我们没有,德云社就留一点点,大部分给演员。要儿自养,要钱自赚。


这可跟曹云金说的完全不一样,曹云金在微博中将郭德纲塑造成一个十分“抠门”的师傅:“零七年你(郭德纲)拍《窦天宝传奇》在天津拍摄三个月、一分钱都没给我,我要求尽量保证北京小剧场的演出,想尽一切办法赶场,因为拍戏没钱,演出有钱,我得赚钱,我得填饱肚子,一场演出150,我不敢落下。”

谈德云社的运作机制,郭德纲说:

“我几乎垄断了这个行业内全世界的商业市场,今天岳云鹏又垄断了下一层,再接下来是我儿子他们。他的一切运作方式、包括台上台下都跟我一模一样。我是一个成功的模版,他们复制我,所以他们这样做是对的。其他团体也可以模仿我们运作的形式,但是他们没有内涵。

我特别悲哀,因为我把这行垄断了。我特别理解这种孤独,一点意思都没有。”


但事实真的是郭德纲对商业一窍不通、“狼性不足”吗?未必。

根据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查阅的相关资料显示,德云社旗下共有三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皆为郭德纲现任妻子王惠,而王惠名下参与入股的公司共有六家,包括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一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另据2016年1月份一篇题为《郭德纲的生活经,做个会说相声的生意人》的报道中,开篇即是“提起郭德纲可谓家喻户晓,大家认识他,是因为他的相声和段子。鲜为人知的是,郭德纲不但是个正经八百的生意人,还是个霸道总裁。

文中描述,“化妆品做得正热火朝天,忽闻郭德纲近日又有了新的买卖,玩起了红酒。看客们一片哗然,德云社、德云华服、郭家菜、相声培训学校、文化公司,服装、饭店、化妆品、学校,但凡能挣钱的门路,郭德纲都涉足了个遍,一个说相声的这跨界玩得也太生猛。郭德纲自有一套说辞,不是他不专一,而是他太热爱生活,所有的领域都想尝试,这样的人生才过得有滋有味。 ”

看这前后不一的姿势,果然,郭德纲是德艺双馨的相声大师。




相关内容

师徒关系从人身依附到权责契约,隔着几多江湖渣滓

每个老板心里都住着一个郭德纲

跟徒弟曹云金反目的郭德纲,攥着一把五花八门的生意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