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大秘小蜜 于 2016-9-6 15:37 编辑

传统的师徒之间人身依附关系,到了今天的工商业社会,怎么能发展为一种更为和谐、更适应时代的契约关系?在行规家法和现代法律、市场规则之间,如何找到一种平衡?

师徒关系从人身依附到权责契约,隔着几多江湖渣滓 1

师徒关系从人身依附到权责契约,隔着几多江湖渣滓 - 敏捷大拇指 - 师徒关系从人身依附到权责契约,隔着几多江湖渣滓 1


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昨天遭遇了徒弟曹云金的反击。这位已出走多年、独立门户的徒弟写了一篇《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解了》,首发在头条号上,到今天早晨不到24小时,这篇文章阅读量5500多万。各大网络平台纷纷转发、报道,一时间郭德纲、曹云金这对冤家师徒刷了屏。

师徒关系从人身依附到权责契约,隔着几多江湖渣滓 2

师徒关系从人身依附到权责契约,隔着几多江湖渣滓 - 敏捷大拇指 - 师徒关系从人身依附到权责契约,隔着几多江湖渣滓 2


曹此番公开与师父决裂,显然是他觉得到了鱼死网破,不必彼此再留情面的地步。直接原因乃是前几天郭德纲重订“德云社家谱”的事件,他在微博上说“该清的清,该驱的驱。所谓的清理门户,是为了给人们一个交代”,“另有曾用云字艺名二人者,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

师徒关系从人身依附到权责契约,隔着几多江湖渣滓 3

师徒关系从人身依附到权责契约,隔着几多江湖渣滓 - 敏捷大拇指 - 师徒关系从人身依附到权责契约,隔着几多江湖渣滓 3


明眼人一看这“二人”即是何云伟、曹云金。郭德纲不承认某人再是他的徒弟,应该是其自由,但要夺回“艺名”,就等于要砸了何、曹二人的饭碗。曹云金一改以往的沉默,采取恩断义绝的方式进行反击,是为了维护一个演艺人士的根本利益。

这对师徒之间究竟谁是谁非,坊间多有议论。我以为这件事从头到尾,最值得关注的就是:传统的师徒之间人身依附关系,到了今天的工商业社会,怎么能发展为一种更为和谐、更适应时代的契约关系?在行规家法和现代法律、市场规则之间,如何找到一种平衡?

在中国古代,各个行业的师徒关系是比照君臣关系和父子关系的,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徒之伦就是父子之伦,所以郭德纲才说曹云金“欺天灭祖悖逆人伦”。徒弟对师父是一种人身依附关系,兹录一则学徒与师父订立的契约如下:

立字人XX,因家贫人多,无法度日,情愿送子XX到邢台文盛德鞋铺当学徒,四年为满。擦桌扫地,提水做饭,只许东家不用,不准本人不干。学徒期间,无身价报酬,学满之后,身价面议。如有违反铺规,任打任骂,私自逃走,罚米十石,投河奔井与掌柜无关。空口无凭,立字为证。

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就是一份卖身契,师父对徒弟只有权利无责任,反之徒弟对师父则只有责任而无权利。当然是非常的不平等。但如果考诸历史背景,这种不平等的师徒关系确实有其时代的必然性,否则就不可能存续那么长的时期了。简而言之,就是在中国古代传统的农耕社会里,多数人因为血缘关系可以向父亲获取谋生资本外,想让陌生人交给其技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技艺是稀缺资源,是一个行业内的立身之本,社会上有“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之说。但要一个行业乃至一家店铺事业的兴旺和延续,除了父子相承外还必须招收外姓人当徒弟——有些师父没有儿子或者儿子对父亲的手艺没兴趣。于是便有了这样人身依附的师徒关系,师父负责教导徒弟技艺,而徒弟必须向儿子对父亲那样恭顺,不可悖逆。“师徒关系”参照“父子关系”处理,也是为了维护行业秩序,有利于可持续发展。否则徒弟学到技艺就视师父为路人,甚至反过来和师父争夺市场,那谁愿意收徒授艺?如此这个行业必定萎缩乃至消亡。所以整个行业的从业者都会自觉维护人身依附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