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2009年原谷歌CEO施密特(Eric Schmidt)退出苹果董事会一事吗?时隔七年后,类似的场景再度上演。

谷歌高管还是退出了Uber董事会,这让我们想起了乔布斯的前车之鉴

谷歌高管还是退出了Uber董事会,让人想起乔布斯的前车之鉴 - 敏捷大拇指 - 谷歌高管还是退出了Uber董事会,这让我们想起了乔布斯的前车之鉴


近期,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资深高管、首席法律官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确认已经退出Uber董事会,理由是双方业务重叠,出现利益冲突。

相比较此前施密特和乔布斯的反目,德拉蒙德的离任看上去客气而友好。

“鉴于两家公司之间的业务重叠度越来越高,我最近辞去了Uber董事会的职务。Uber是一家非常活跃的公司,它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一直在与我们合作。谷歌风投仍然是一家热情的投资者,谷歌将继续与Uber合作。我祝卡兰尼克未来一切顺利。”德拉蒙德在离任声明中,一方面给足了Uber高帽,另一方面也透露出双方将继续合作的意味。

Uber CEO卡兰尼克的表态比较直接:“大卫担任董事期间,我们的关系一直不错。他总是能够提出一些明智的建议,可以说是我们的良朋知己。我祝愿大卫和Alphabet一切顺利,并且期待着双方继续合作下去。”

德拉蒙德是在2013年,随着谷歌旗下风险投资部门谷歌创投(Google Ventures)斥资2.58亿美元投资Uber而进入Uber董事会,至今刚满3年。

在外界看来,“无人驾驶+Uber”成为这次合租中最具想象的故事。Uber有着海量的人、车数据资源,Uber有雄厚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当Uber配上无人驾驶汽车,谷歌很有可能颠覆人类的出行方式。围观者甚至猜测谷歌收购Uber只是时间早晚的事。

但是,卡兰尼克的野心显然不是只做一个谷歌无人驾驶计划中的参与者,从2015年起Uber便开始不再掩饰其想做无人驾驶的意图。

先是挖走了卡内基梅隆大学(CMU)机器人研究中心(NREC),然后一锅端了微软必应地图团队,还在今年斥资6.8亿美元收购了无人驾驶卡车初创企业Otto,并联合汽车厂商沃尔沃共同投资3亿美元研发无人驾驶汽车。

“Uber 的野心从来都不只是共享经济,无人驾驶才是它的最终理想。”卡兰尼克曾如此说道。

随着Uber的步步紧逼下,谷歌也侵入了Uber的后院,研发自己的打车软件。先是去年7月,在以色列上线拼车软件Ride With,然后今年5月份,在硅谷推出了拼车应用Waze Rider 。

随着谷歌和Uber都深入自动驾驶领域,总有一天双方会争夺这一市场的领军人物。不过现在他们彼此之间还需要对方,暂时可以相安无事。德拉蒙德在现在就离开董事会,也更像是卡兰尼克吸取了乔布斯的前车之鉴。

谷歌前 CEO埃里克·施密特于 2006~2009年8月三年间担任苹果董事,参与苹果董事会有关操作系统战略、iPhone等方面的讨论。在同一时期,谷歌修改了Android,使后来Android手机和iPhone全触屏手机没有太大区别,并凭借价格优势和开放策略迅速攻城略池并成为苹果iOS软件最大的竞争对手。

这让乔布斯十分震怒,和施密特也因此反目,乔布斯后来说:“我将用尽我生命的最后一口气息,将不惜花掉苹果存在银行里的400亿美元来纠正这件事。我要摧毁Android,因为它是一件偷来的产品。我愿意对此发起一场核战争。”

再看卡兰尼克,在去年年初,谷歌做打车软件的声音传出时,关于Uber要求德拉蒙德离开董事会的声音便不胫而走,也有外媒报道,德拉蒙德和谷歌风投首席执行官大卫·克雷恩(David Krane)已经有将近一年没有参加过Uber董事会会议了。

德拉蒙德辞任后,克雷恩还将继续担任仍然担任Uber董事会观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