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消息人士于本周表示,苹果已经决定不再续订将要到期的VMware企业许可协议,转而加紧部署KVM。

消息人士称:苹果抛弃VMware许可协议 加紧部署开源KVM虚拟化

消息人士称:苹果抛弃VMware许可协议 加紧部署开源KVM虚拟化 - 敏捷大拇指 - 消息人士称:苹果抛弃VMware许可协议 加紧部署开源KVM虚拟化


根据匿名消息称,苹果一直在使用VMware服务器虚拟化和云管理软件,运行一部分企业IT基础设施。苹果公司以口头的形式同意延长合同之后的一个月,决定取消VMware ELA,该协议是苹果在2011年签订的,并在2013年续签了两年时间。消息来源之一称,VMware ELA的延长约耗资2000万美元。

消息人士称,苹果这个突然决定可能表明,它对于VMware为延长ELA提供的许可条款并不满意。

VMware企业公共关系总监Michael Thacker表示,VMware不会对客户的ELA或者其他协议状况发表评论,而苹果公司对此拒绝发表评论。

KVM(Kernel-based Virtual Machine)正在作为VMware ESXi虚拟机管理程序的低成本替代选择逐渐兴起,IBM在去年与苹果签订了一项企业移动合作伙伴关系,是KVM(也可以说是Red Hat)的坚定支持者。

苹果决定采用开源KVM可能会为公司节约数百万的许可成本,和云计算巨头Amazon Web Services、Google和Facebook一样的方式在纵向扩展自己的云基础设施。

苹果曾公开谈论如何在后端基础设施中为Siri数字助理使用Apache Mesos开源集群管理器,一位了解苹果的消息人士曾向CRN表示,苹果正在通过采用额外的开源技术来降低VMware许可成本。该消息人事称,“苹果一直对抛弃VMware直言不讳。”

有消息人士称,苹果一直在评估用于构建基础设施即服务云的开源软件工具OpenStack。但是他们说,还不清楚苹果是否会用KVM和OpenStack完全取代VMware私有云基础设施,就像PayPal那样。

有多家VMware合作伙伴曾向CRN表示,他们的客户正在考虑将KVM和OpenStack作为降低VMware许可成本的一种方式。虽然OpenStack和KVM不容易部署,但是大型企业机构可以聘用必要的人才和专家。

一位要求匿名的长期VMware合作伙伴高管这样表示,“虽然大多数企业并不具备抛弃VMware选择KVM的技术实力,但是那些拥有成熟IT部门的企业,可能会考虑这个选择,重新思考他们的VMware战略。”

一位了解此事的消息人士说这是“复杂的”,部分原因是苹果内部独立的业务部门可能会经常采购ELA之外的软件。该消息人士这样表示,现在还不清楚当前ELA已经取消的情况下,他们是否会继续这么做。

对于很多大客户来说VMware ELA成本一直是个问题。正如CRN在6月报道的,美国军方已经意识到自从在2103年9月与VMware签订的ELA协议成本超出预期。陆军国民警卫队则出于预算的考虑,宣布暂停一项直到今天仍然有效的VMware采购。

今年6月,VMware经销商合作伙伴Carahsoft同意支付7550万美元了解一桩涉嫌在6年时间内借VMware产品和服务向联邦政府滥收费的民事诉讼。

根据VMware的10-K文件,VMware在2014财年的年收入超过60亿美元,其中软件维护费用占到了大约50%的份额,并且从2008年以来VMware的服务收入每年都在以一定比例增长。

Google、Amazon Web Services、Facebook等都已经证明了在开源软件和商用硬件上运行大规模服务是可能的。现在似乎苹果已经决定准备从这个战略转移中获得效率优势。

有VMware合作伙伴表示,苹果的例子说明,KVM服务器虚拟化所带来的威胁,仍然是虚拟化巨头VMware的一个难题。

有一位了解VMware的消息认识称,“大型云提供商没必要承担VMware的成本开销,现在苹果公司的一部分IT实际上已经是一个大型的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