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媒体报道,全国多个省份陆续有艾滋病感染者称,他们接到了自称是政府部门或卫生局工作人员的诈骗电话,对方要求他们提供自己的银行信息并缴纳数百元乃至上千元的手续费,以获得政府补助。

30多省市艾滋患者实名信息疑泄露,怪黑客还是有内鬼? 1

30多省市艾滋患者实名信息疑泄露,怪黑客还是有内鬼? - 敏捷大拇指 - 30多省市艾滋患者实名信息疑泄露,怪黑客还是有内鬼? 1


来电者掌握了这些患者的姓名、身份证号、户籍信息乃至确诊时间、随访医院等信息,因而有患者上当受骗。

据《新京报》报道,根据艾滋病公益组织“白桦林全国联盟”负责人白桦的统计,截至7月17日晚间,全国共有30个省的275例艾滋病感染者,均接到过诈骗电话,已有感染者被骗3000元。

目前,中国疾控中心已报请公安部门立案侦查,但没有透露受影响的患者确切人数和范围。

世界卫生组织与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就此事联合发表声明称,任何因艾滋病或因其他原因就医的患者,其个人信息和医疗信息均应严格保密。

该事件再一次引爆公益组织、病患群体对“艾滋病检测实名制”的不安和争议。

实名制要求,艾滋病感染者在确认检测时,需要提供本人姓名、身份证号码、现住址等真实信息,该制度由2012年起自广西开始强制实施。

百度百科“艾滋病检测实名制”制度初衷一栏中写道:

实名制检测还能尽早的启动对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抗病毒治疗工作,降低感染者体内艾滋病病毒浓度,同时,也能预防传染他人。

但该制度推行之初争议极大。强制告知检测者和信息泄露的潜在威胁都让感染者感到恐惧和不安。

《艾滋病防治条例》第39条规定,未经感染者本人或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具体身份的信息。


但目前的事态可能表明部分艾滋病患者的个人信息已遭大面积泄露,且不限于某一省的疾控系统,而是波及到了全国疾控系统。

财新报道,中国疾控中心的官方信息显示,疾控中心艾滋病综合防治数据信息管理系统,多年来均由中科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公开信息显示,中科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源于北京中科软信息系统有限公司,是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实施国家知识创新试点工程的产物,是研究所技术研究及开发主体转制的结果,是专门从事计算机软件研发、应用、服务的智能密集型高新技术企业。成立时间为1996年5月。公司性质为国有控股。拥有国家保密局颁发的涉及国家秘密的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甲级资质证书。

曾承担的项目有国家财政部统一支付系统平台、国家探月航天计划系统集成和多地医院智能化系统工程等等。

在漏洞报告平台乌云网上搜索“疾控中心”,最新一条是今年5月一条关于“北京疾控中心管理系统命令执行(大量敏感信息泄露/各大医院)”的报告

30多省市艾滋患者实名信息疑泄露,怪黑客还是有内鬼? 2

30多省市艾滋患者实名信息疑泄露,怪黑客还是有内鬼? - 敏捷大拇指 - 30多省市艾滋患者实名信息疑泄露,怪黑客还是有内鬼? 2


30多省市艾滋患者实名信息疑泄露,怪黑客还是有内鬼? 3

30多省市艾滋患者实名信息疑泄露,怪黑客还是有内鬼? - 敏捷大拇指 - 30多省市艾滋患者实名信息疑泄露,怪黑客还是有内鬼? 3


北京疾控中心也是由中科软提供技术支持,根据北京疾控中心的机构新闻,近期还有与中科软工程师共同参与的数据对接汇报会。

病患数据泄露究竟是由系统存在漏洞被黑客攻击造成还是有其它原因,还得等待警方的调查。

中国艾滋病毒携带者联盟创办人孟林表示,感染者的隐私泄露不是现在才有的事,最近几年都有患者隐私被泄露的事件发生。只是这次的事件比较集中。




相关内容:

30多省市艾滋患者实名信息疑泄露,怪黑客还是有内鬼?

还记得去年京东大规模“信息泄露门”吗?水落石出有内鬼

科技圈的监守自盗:富士康内鬼靠盗卖苹果赚外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