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对林彪是厚爱的,虽然林彪写信公开要他让位,会上他一时生气对林彪给予了严厉的批评,但毛泽东在批评中仍流露着对自己部下林彪的爱护。然而一向孤傲的林彪被会议公开批评,毕竟对他是一个严重警告。

林彪唯一一次公开逼毛泽东让位内幕 1

林彪唯一一次公开逼毛泽东让位内幕 - 敏捷大拇指 - 林彪唯一一次公开逼毛泽东让位内幕 1

毛泽东和林彪

林彪致信张闻天,提出更换前线指挥,信中还建议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几个军委负责人最好主持军中大计,不作具体指挥,前敌指挥最好由彭德怀负责……

1935年遵义会议后,红军在毛泽东指挥下,扭转了被动局面,战事进行得比较顺利,似乎一切均如愿以偿。但林彪并不这么看。自从毛泽东在黎平会议后重返领导岗位以来,林彪一直干得很出色。他几乎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就攻克了遵义。他出师昆明的大胆行动,回师金沙江的神奇速度,无不显示出他的才能。

但林彪的傲气也越来越足。还不到30岁,便成为能指挥大的战役、才华出众的将领,渐渐地,他有点锋芒毕露,盛气凌人了。长征路上他对毛泽东的指挥内心也越来越不满意。

自遵义会议后,红军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声东击西、避实就虚,与敌人兜圈子,以图甩掉敌人的围追堵截。林彪率一军团按照中央军委、毛泽东的指示,不是渡河,就是爬山,险山恶水,接踵而来。林彪走在行军队伍里,都有点苦不堪言。

身为红一军团军团长、毛泽东的爱将,林彪对中央军委、毛泽东的战略意图应该是理解的。当时28岁的林彪,虽不是政治局委员,但政治局的一些会议他是列席的。在他参加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之后的行军、战斗中,他知道部队取得了很大的胜利,也明白付出了较大的代价。他深感像这样无休止的行军,和敌人兜圈子,走弓背路,实在疲劳。同时这时从博古、李德手中接过印把子的毛泽东虽然挽救了红军、改变了以前被动挨打的局面,然而问题依然存在。他们未能和贺龙、萧克的部队会合,未能建立一个新的苏区。张国焘的第四方面军仍在转移中,离开遵义后,就失去了同他们的联系。下一步怎么办?人们在议论。

使林彪感到不安的正是这些问题,他曾和一些指挥员讨论过这件事,其中包括他的同级第一军团政治委员聂荣臻。参加讨论的还有参谋长左权、保卫工作的负责人罗瑞卿和高级参谋朱瑞。

林彪抱怨说,毛迫使部队走的是冤枉路。他把红军的路线比作一张弓,说部队是沿着弓背而不是弓弦行军,走的不是捷径。这样下去,部队的精力将消耗殆尽。毛泽东这样指挥不会成功。

聂荣臻不赞同林彪的意见,他说:“我们是在敌人的口袋里。如果我们不是这样出其不意地迂回行动,怎么可能突围?”

林彪一向固执,哪会听聂荣臻的话,他致信张闻天,提出更换前线指挥,在信中他说:近一两月来,部队走路太多,太疲劳,在云贵川边绕来绕去,走了很多冤枉路,是否换一个人指挥,改变一下这种情况,不然像这样下去,会把部队拖垮。信中还建议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几个军委负责人最好主持军中大计,不作具体指挥,前敌指挥最好由彭德怀负责……

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据聂荣臻回忆,彭德怀断然拒绝了这一建议,后来彭德怀在《我的自述》中也回忆道:在会理开会时我看了林彪的这封信,当时也未介意,以为这就是战场指挥,一、三军团在战斗中早就形成了这种关系:有时一军团指挥三军团,有时三军团指挥一军团,有时就自动配合,而我采取了事久自然明的态度,但作了自我批评,说:因鲁班场和翫水两战未打好,有些烦闷,想要如何才能打好仗,才能摆脱被动局面,烦闷就是右倾。我也批评了林彪的信;遵义会议才改变领导,这时又提出改变前敌指挥是不妥当的;特别提出我,则更不适当。林彪当时也没有说他的信与我无关。可见,林彪信中的建议彭德怀是事先不知晓,事后也不同意的。至于1959庐山会议时毛泽东重提此事,误解是彭德怀鼓动林彪写信,那是后话。

在当时,毛泽东知悉林彪来信的内容后,是很为恼火的。因为林彪是毛泽东的爱将,打仗很能动脑子,善于声东击西和隐蔽自己,善于奇袭和伏击,善于从侧翼和从敌后发动进攻和使用计谋。对于林彪小的过失,毛泽东总是谅解的。对于林彪的用兵艺术,毛泽东是赏识的,有意提携重用他。想不到在这个关键时刻却提出要更换领导。

“这个林彪安的什么心?”毛泽东在沉思,看来他对四渡赤水的作用认识不足,如果野战军不在赤水河上渡来渡去,会把坐镇贵阳的蒋介石弄得丧魂落魄吗?会成功地调出滇军让我们大踏步西进吗?诚然部队在作这么大的迂回时把大家弄得很疲劳,发发牢骚,讲讲怪话,也不要紧。但毛泽东认定,思想问题必须解决,否则害党害军,后果不堪设想。

1935年5月12日,红军渡过金沙江来到会理,毛泽东分头找了周恩来、王稼祥、朱德、洛甫等人商量,为统一对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以来实行新的战略方针的认识,决定在会理县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

毛泽东主持会议,出席的有政治局委员,还有彭德怀、杨尚昆、林彪、聂荣臻等。

林彪唯一一次公开逼毛泽东让位内幕 2

林彪唯一一次公开逼毛泽东让位内幕 - 敏捷大拇指 - 林彪唯一一次公开逼毛泽东让位内幕 2

早年林彪和毛泽东

毛泽东做了遵义会议以来三个多月军事形势的报告。

林彪坐在一条长板凳上,头低着,面无表情,他知道毛泽东发火是冲着他来的,他没有吭声,只是低头想心事。

周恩来肯定了毛泽东的批评,支持了毛泽东的意见,但对毛泽东对这种错误思想的“定性”保留了自己的看法,不同意提到这么高度,以至没有提到所谓右倾机会主义这个问题。周恩来简明扼要地谈了自己的看法后,侧身问旁边的王稼祥:“稼祥同志,你以为呢?”

王稼祥说:“同意你的意见,老毛的批评是对的。在困难时期,我们要克服一切悲观情绪,振作起精神来。”

毛泽东有些生气地大声说:“这是十足的右倾机会主义行为,我们必须开展严肃的斗争。”“为了实现总的战略目标,我们多跑点路,就如有人所讲,走了一些弓背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打仗就是这样,为了进攻而防御,为了前进而后退,为了向正面而向侧面,为了走直路而走弯路,这值得发什么牢骚?讲什么怪话?天下的事,有时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你想这么做,却偏偏一下子办不到。但转了一个圈,事情又办成了……我们兜这个圈子,值不值得呢?可能有人认为不值得,不是在哪里叫苦吗?说这样的指挥不行吗?要改换领导吗?错误的领导,当然应该改变,瞎指挥,怎么行?但我请问大家,这段时间的指挥,到底错在哪里?今后,我们还要准备走更多的路,远征嘛,哪有不走路的?遵义政治局会议后,中央领导是正确的,要相信,不能有丝毫的怀疑和动摇。”

林彪坐在会场,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斜睨了毛泽东一眼:“我给中央写信,没有其他想法,主要是心里烦闷……”

不等林彪说下去,毛泽东说:“你是个娃娃,懂得什么?”

在毛泽东面前,那时刚28岁的林彪的确是个娃娃!

接着毛泽东又对大家说:“由于两个月来的机动,野战军已取得西上的有利条件,一般追敌已在我侧后。中央过去决定野战军转入川西,建立根据地的方针,现在看来有可能实现了。现在要抓紧有利时机,努力实现这一战略目标,尽快与四方面军会合,开展新的斗争。”

毛泽东的话,使众人折服,大家对遵义政治局会议后野战军在黔、川、滇地区所开展的一段艰苦而又曲折的斗争,有了深一层的认识和理解,明确了下一步的行动,充满信心。

毛泽东对林彪是厚爱的,虽然林彪写信公开要他让位,会上他一时生气对林彪给予了严厉的批评,但毛泽东在批评中仍流露着对自己部下林彪的爱护。然而一向孤傲的林彪被会议公开批评,毕竟对他是一个严重警告。




摘自:《毛泽东与林彪》
作者:叶健君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